<noframes id="nh5n5">
    <em id="nh5n5"></em>

    <noframes id="nh5n5"><form id="nh5n5"></form> <address id="nh5n5"></address>

    <noframes id="nh5n5">
    <span id="nh5n5"></span>
    <address id="nh5n5"></address>

        <address id="nh5n5"></address>
        歡迎來到妞蜜孕產健康中心 全國統一服務熱線:0594-2501888

        孕期寶典

        妞蜜新的互聯網新聞報道

        一管孕婦血,幾家哀與愁

        發布人:knewme 發布時間:2017-03-14

        這天,醫院來了一位老熟人,是科室護工陳姐的老鄉小賈,她懷了二胎,所以再次到我們醫院建檔產檢。

        小賈也算是一朝嫁入”豪門“,從此命運改變,她本來是賣茶葉的售貨員,因人比較漂亮,被茶葉店的”少爺“看上,于是就嫁給了這個富二代。

        倆人結婚之后,小賈就過起了全職太太的生活,第一胎生了一個女兒,這不,又再次懷孕來到醫院。

        第一次見到小賈,也不禁為她的漂亮叫好,怪不得被富二代看上,小賈本身脾氣溫和,善解人意,科室接觸過的人都很喜歡她。

        小賈在醫院常規建檔,檢查之后就回了家,大概過了三個多月。護工陳姐找到我,神神秘秘,“小賈有個事情想要找您幫個忙,她不好意思,所以托我來問問您。”

        想起那個善良的女子,我并沒多項,讓陳姐直接告訴我小賈的意思。

        陳姐這才說道:“現在胎兒都快四個月了,小賈他們家里想要了解一下這一胎是男孩還是女孩。”

        我指了指墻上禁止性別鑒定的標語,一口回絕了:“陳姐,你別開玩笑了,根本不可能的,你也知道,這是違法的事情。”

        時間又過去一陣,再次見到小賈,她挺著四個多月的肚子,竟然要求引產。

        我看著非常正常的化驗報告,十分疑惑,不知道為什么她堅持不要這個孩子,最后我直接告誡:“作為醫生有這個責任,你不說原因,我們是不會給你做引產手術的,況且大月份的引產十分危險,對你也不好。”

        小賈這才小聲跟我說:“我實話跟您說了吧,我公公想要的是個男孩,如果這胎是男孩就留下,如果是女孩就不要。上次讓陳姐問您這事,本來是想讓您幫忙看看,但是您拒絕了。家里的公公并沒有死心,最后他找了一個親戚叫陳三的,據說可以把孕婦血拿到泰國做化驗,進行DNA檢測,就能知道男女,而且價格才1000多元,公公要男心切,就把我的血拿去做檢查。“

        “是這樣呀,那他們怎么做呢?”

        “陳三說,他們把希望做性別鑒定的孕婦的血搜集起來,這些血液都是裝在一般醫療抽血管內的,管壁外均貼有標簽并附有血液所屬人名字,每2-3管用透明小塑料袋分裝成一份,每小袋內均附有2份文字資料,一份是血樣者在內地醫院做的B超檢查單,另一份則是有血樣者簽名的“同意檢測書”。B超檢查單上要寫明血樣提供者已懷孕,并注明孕周、胎兒大小等相關信息,而“同意檢測書”上則要說明這些血液樣本是用做相關DNA檢測的?,F在,我的結果出來了,是個女孩,所以我想。。。。。。”

        事情原來是這樣。

        我警告她說:“你肚子里面的胎兒已經4個多月了,要是終止妊娠的話,屬于大月份引產,必須充分擴張宮頸口,同時胎盤和胎兒骨骼已形成,因此引產時對婦女的創傷很大,也容易發生并發癥,如產后出血,產道損傷、羊水栓塞,并易發生繼發感染,極個別孕婦可對引產藥物過敏,引起中毒,甚至休克等嚴重后果。”

        小賈嘆口氣說:“我也知道,小紅姐,可是,我老公說,要2胎就是為了一個傳宗接代的,要還是一個女娃,根本就不生。”

        我們兩個誰也沒有說服誰,最后,我說:“你不用想了,我們這里不會給你引產的,國家已經明文規定除了胎兒嚴重缺陷外,禁止大月份引產,你還是勸勸你丈夫吧。”

        小賈走后,我又找了陳姐,請她勸勸小賈,陳姐說:“小紅老師,你是不知道,小賈嫁的婆家那邊的風俗,我聽小賈說,在他們那邊,在女方沒有生出男孩之前,都不扯結婚證的,只有有了男孩,才給男孩上戶口,領結婚證,那以前生的女孩,都是黑戶口。”

        “那以后怎么辦呢?”

        “反正是女孩,遇到人口普查,也就補上了。你知道,小賈現在也沒有正式領結婚證呢,公公已經發了話,什么時候生了男孩,再領結婚證,小賈也是沒有辦法。”

        在一旁的小橘子義憤填膺:“都什么年代了,還這么封建。”

        又過了4個多月,陳姐找到了我,說:“小紅老師,您還記得小賈嗎,她還想麻煩您。”

        “小賈?你的老鄉?她怎么樣了?”我想起了漂亮的小賈。

        “小賈太倒霉了”,陳姐拍著大腿說:“上回,她沒有說服她老公,還是到一小醫院做了終止妊娠手術,因為是大月份引產,受的罪就別提了,最讓人想不到的是,流出的胎兒,竟然是個男孩,當時醫生還很奇怪,這么大的一個男嬰,為什么要流掉呢。聽到流產的是個男孩,小賈當時就暈過去了,他丈夫也不干了,拿著菜刀,當天就帶著幾個茶葉城的員工去找陳三,他要問問為什么把結果搞錯了,小賈也沒攔住。”

        我擔心的問:“把陳三砍傷了?”

        “沒有”,陳姐苦笑著說:“他們沒找到陳三,只是聽說他受傷住院了,再一打聽,原來,這回在泰國化驗的孕婦血中,小賈和另外一位孕婦的結果搞混了,那位孕婦本來懷的是女孩,可檢測結果顯示的是男孩,家里人挺高興,風聲也傳出來去,誰知道,到剖腹產出來,卻是一個女孩,當時她公公帶著兒子就把陳三給打傷了,腦袋打破了,現在還住院呢。”

        “那小賈現在來干什么呢?”

        陳姐說:“還能干什么呢,她大月份引產后子宮一直沒有恢復過來,月經也不正常,想看看婦科,能不能調理一下,無論如何,她還得生男孩呢,要不,連個身份都沒有呢。

        一管混淆的孕婦血,幾家的哀與愁。出生的女孩命運未知,打掉的男胎更是遺憾與悔恨。封建思想的重男輕女,不知還要毒害幾代中國人。

        立即預約

        立即預約

        国产一区二区精品久久